塔须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78|回复: 2

大乐自在——2014塔须之行(白玛央宗瓜瓜执笔)

[复制链接]

221

主题

1205

帖子

460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04
发表于 2014-8-12 09:2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_副本.jpg
也许是今年进藏的时间稍晚,当我们的越野车翻过一座不知名的高山踏入石渠境内,太阳公公就躲到厚厚的云层里去了。前面在翻垭口的时候,卓玛毫无预兆的哇哇大哭,此时,她还在抽泣,第一次同行的芭比、莲花、小美不会明白,这种情怀也无法用语言解释。

还是那条远离柏油路的崎岖山路,时隔三年,车子一转,仍然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快到了。石渠地区的电力仰赖着水力发电,在天气不是那么好的时候就完全没有手机信号了。外面飘着濛濛细雨,看着手机上无服务三个字,加之我们出发之前也并未联系到活佛,车上的伙伴们开始担心找不到他,我和大家开玩笑:那我们用忆念来找吧。这种内心的呼唤还是很管用的,我们的车刚驶进学校大门,满脸疲惫的贡呷活佛就出现在车旁边,而六月份才回藏地的他,瘦了一大圈。

侍者索南师父也赶来帮我们拿行李,大家暂时安顿在学校里的一间屋子(后来知道那是茶水间+教室食堂,为孩子们课间提供热水),活佛转身就去忙了。房间里,从西宁先到的岛哥正在给孩子们分批拍照,这位看似玩世不恭的师兄带着他的团队和朋友们私下里为孩子们发了不少的心。大家寒暄中得知,西宁到石渠的路正在大整修,和活佛汇合后,车子整整颠簸了19个小时,凌晨四点才到了塔须,所以说,活佛、岛哥、仁增师兄只睡了2个小时就在忙碌了。岛哥总结一路的颠簸行程:“长这么大,第一次这样坐车,颠傻了,坐崩溃了,司机也开崩溃了。”运动员出身的仁增师兄则因为这一路的颠簸和石渠平均4200的海拔彻底倒下。

今天学校格外热闹,前面还没进大门的时候就发现外面停了几部车和好多摩托车,走到操场看到布置好的彩旗和横幅,才惊讶的发现今天孩子们过儿童节。因藏地特殊的地理条件,学校的假期和我们汉地的安排略有不同。暑假定在六月份农忙的季节,这个月孩子们会帮助家里挖虫草、放牛等,而寒冷的冬季则放假两个月。大家都特别兴奋,在玛尼参加法会的我们也是临时决定抽出两天来塔须看看,事先也并未和活佛沟通过具体时间,根本不知道恰巧会遇到孩子们过节。

雨还在下着,活佛招呼我们带好所有的东西出发去寺院。原本以为会住在学校的,哪知活佛用了最高规格接待我们,把我们的住宿地点安排在大经堂旁的一幢黄色小楼,这幢楼是前两年为了塔须寺举办的整个石渠地区的辩经大法会而建,之前在里面的可都是各个寺院的高僧大德啊。小楼的格局也比较简单,旁边一楼是寺院的大寮,早上上殿期间,大寮的火头僧会烧好酥油茶供养僧众,旁边整层二楼分布了一个大会客厅、厨房、四个休息用房间。索南师父指着通道转弯尽头的两扇门告诉我们, 这里是师父为了汉地的弟子特意而建的男女卫生间,侧面的一扇门内则为洗浴室,因为暂时不具备上下水的条件,所以还未建造完毕。

听到这里,大家不禁惭愧的低下头,我们真的是太麻烦了!跑到塔须,师父考虑到我们的生活习惯,在房屋建设之前就已经操心到了洗漱,更不要提仅仅整整一天半时间,为了我们忙的满头大汗的索南师父了。

厨房里,索南师父忙着烧菜,花菜、金针菇、芹菜、土豆丝,这些全部是驱车几十公里到县里买来的。另一边,一会一个藏民带来一袋东西(吃饭时候知道,是为了照顾我们特意拿来的牦牛肉)一会一个藏民又抗来被子、毛毯,一会又拿来矿泉水。。。没有自来水,没有洗菜池,我们完全不知到底该帮些什么,就手足无措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索南师父麻利的身影在大厨房里穿梭,大家感叹,在物质生活丰富的环境下,我们已逐渐失去了很多能力,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别人的麻烦。

吃过我们带来的抗高反的药略有好转的仁增师兄爬起来和大家一起吃饭,快吃完的时候一个藏民上来和索南师父说了几句,原来外面雨已停,庆典活动开始了,因为没有信号无法拨打手机,贡呷活佛特意叫这位藏民赶来来叫我们去学校参加孩子们的学期颁奖。


P1020269_副本.jpg
2_副本.jpg

再次进入校园,主席台已布置完毕,一排课桌上放满了铅笔、卷笔刀、本子、笔袋、书包等奖品。大家被邀请和师父、益西格西、石渠县教委的领导一起坐在主席台的位置为孩子们颁奖。孩子们按班级排列,整齐的站立在操场上,甚至还有鼓号队。教室周围一圈的台阶上则坐满了学生的家长。仔细看了一下,孩子们穿着去年大家一起发心捐款制作的统一的藏式校服,从学前班到五年级,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兴奋和期待。如果说配置的鼓号队让我惊讶的话,那报幕的孩子们更让我们惊喜不已。整个庆典的报幕分别用了藏、汉、英语三种语言,非常之流利哦!我兴奋的问哪位是孩子们的英语老师,索南师父指着旁边一位身穿僧服的师父——青海某寺院的师父(被活佛办学的事迹感动,发心在找到合适的英语老师之前,留在塔须教孩子们英语。师父曾在印度求学,英语是相当的棒)师父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转身对大家微笑示意,调柔慈悲。



英文_副本.jpg
庆典上一一颁发了本学期各个班级的前三名、优秀奖,首先为孩子们献上藏地代表最好祝福的吉祥哈达,然后是文具、书包等奖品,最后每位孩子都得到一百元的奖学金。在我给学前班的央宗小姑娘拍照的时候,这位害羞的孩子全程低头,像做错了事情一样,太可爱了。接下来是优秀教师的颁奖时刻,师父、格西、教委领导分别给辛勤工作了一整年的老师献上哈达及3-500元不等的奖金,有位不知名的老师最后婉拒了这些活佛自掏腰包的奖金,一再的双手掌心向上,表示奖金供养回师父。

1_副本.jpg


444_副本.jpg

作为学校的创办人,贡呷仁波切对整个学期学校的情况做了总结。与在汉地的少言寡语不同,师父在无稿子的情况下讲了很久,我们完全听不懂藏语,只见旁边的家长全神贯注的听着,一会面露紧张的神色,一会又会心的微笑。我忙抓着身旁的老师求翻译。老师翻译说:师父对整个学期孩子们的学习情况非常了解,希望通过此次儿童节的活动,加强家长和孩子以及老师之间的沟通。因为藏地的风俗,家长在家里一般会更关注孩子帮家里干了多少农活,而非学习情况,实际各个孩子都有非常好的特质,在小学里打好基础,展现这些特质是非常重要的。目前孩子们的功课基本在学校完成,师父希望回到家里,家长也可以关心一下孩子的学习情况,听孩子讲讲学校里的故事等。师父希望家长们转变传统思想,读书无用论不再适应现今的社会,希望家长们能看到孩子们的努力及渴望读书的心愿,五年级毕业后,可以送孩子们继续去读初中,掌握知识,改变命运。最后师父对全体教师表示感谢,并寄语新学期的希望。老师并未逐句完整的翻译师父的讲话,但通过师父的神情,我感受到对这所学校倾注了全部心血的他,多么希望孩子们得到良好的、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这一点,在稍后我和老师的攀谈中也深切体会到。

P7230013_副本.jpg
333_副本.jpg

中场休息时间,孩子们准备吃饭,我围着学校转了一圈。教室里的课桌椅经过几年的使用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墙上的黑板已换成岛哥发心捐助的绿色磁性黑板,但除此以外,与2011年我来学校时并未有太多的改变。墙上的课程表清晰的列出每周的课程,还有一些励志标语等。今天阴天,没有电灯的教室,部分位置也略显昏暗。旁边一间教室,课桌上放着用硬纸板手工制作的帽子等,是孩子们的表演道具。校园的草地上,每个班级有序的自成一体,我猜想应该是班长一类的孩子,从食堂内端出饭菜,有专门的孩子负责给自己班级的同学盛上米饭和菜,大家有滋有味的席地而坐,就这么吃起来。

仔细看了看,今天的菜有炒好的花生、红烧牛肉块、花菜,伙食挺不错。我选了个角落,远远的看着孩子们吃,这里吃饭特简单,也很快,不一会的功夫孩子们就吃好了,然后就看到大家分工明确的快速把饭盆、菜盆端进食堂交给义工老师,然后又从食堂里带出2个盆子、洗洁精,从一旁的三轮车上的水壶里倒出水,在草地上开始洗碗,吃的稍慢的孩子最后会一起分类把不锈钢饭碗和勺子收好,堆放在洗碗的同学旁边,就快乐的在操场上玩起来。也有调皮好吃的,饭后来了一罐酸酸乳或者可乐,笑声、嬉闹声充斥着校园。看着飞奔的孩子们,我想起自己的小学时光,快乐无忧。

随手抓了一个男孩子,他说自己五年级,问准备去读初中么,他摇摇头,追问为何?他笑着说要帮家里干活,就跑了。内心有点失望,迎面又跑来两个小姑娘,脸上贴满粘纸,打扮的很漂亮,应该是等会表演节目的。她们三年级,问毕业了会继续读书么,两人使劲点头,再问理想,一个说想当老师,一个则回答希望能考大学。偶遇的孩子们给出完全不同的回答,虽然内心有些许惋惜,但我并不惊讶。在这海拔4200米的高原,年人均收入1000元的偏远山村,家长们希望孩子们尽早帮助家里干活的心态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但这所配置了基本设施、完全免费的小学,则无疑给了整个村的孩子们一个希望,一个改变他们命运的机会。

旁边的一间屋子传来噼啪的炒菜声,转头看看正好是前面帮我翻译的老师,他开门请我进去看看。这是学校分配给老师的宿舍,整个房间差不多十二个平方左右,集厨房、客厅、卧室于一体。虽然小,东西配的挺齐全,一个我们这里八十年代才见到的黑白电视机、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小音箱。这位叫根呷的老师告诉我,除了木床,其他东西都是他带来的,这里天气好、有电的时候依赖县里赠送给学校的卫星可以看到几个台。他身边是另一位教语文的女老师。根呷来这里已经一年多了,女老师才来两周。问起他们的爱好,是否习惯这里的生活等,90后的他们告诉我,除了电视,他们喜欢从手机上下载音乐听,还喜欢看韩剧,我在桌子上看到《继承者们》的DVD,他们告诉我是县里买来的。根呷介绍说,他是负责教寺院小僧人汉藏语的老师,爱心小学的师资力量不够,他同时在这里兼任思想品德课的老师,女老师则教语文。因为几年来对小学的情况非常了白玛央宗瓜瓜执笔)解,我最关心的是老师的稳定性,于是在简单的攀谈后我直接问起他们对学校及未来的想法,他们热情而直白,面对我的提问毫不避讳。根呷告诉我,他是塔须村附近东乡毕业去青海学习的,所以对于这里的环境、生活相对熟悉和习惯,他也知道活佛的办学艰难,深知大山深处的孩子受到教育的不易,加之在青海未必可以找到这么高工资的工作,所以只要孩子们肯学,不要太调皮,他愿意一直在这里教下去。他挠着头告诉我,有时候一些孩子太调皮了,他也会发火想要放弃,但是第二天孩子们又特别听话的学习,想想自己小时候也是如此,他就又给自己打气希望做个好老师。再问起女老师的想法,只来了两周的她表示还未想好何去何从,如果有机会,她想去大城市尝试一下。说话间菜炒好了,等会学生表演就要开始了,于是让他们赶紧吃饭,我起身告别。漫步在走廊,老师们两种不同的有代表性的回答,让我陷入沉思。经过几年的建设,学校的硬件已可以满足基本的日常教学需要,但师资力量的稳定是始终无法解决的问题。几乎每隔一年,活佛就要去西宁继续招聘老师,就在去年,为了招聘到老师在西宁呆了三个月的活佛,在第一次找齐老师准备带着他们返回塔须的时候不得不面临“临阵脱逃”的现状,后来活佛想尽各种办法,才又在一个月内找齐老师 ,总算没有耽搁五年级孩子们的学习。我所知道的索达吉堪布创办的罗科玛小学主要是的师资力量为堪布的发心弟子、亚青益西敦多堪布创办的帐篷学校主要师资力量为寺院的师父们。县里给学校配备的老师包括校长在内只有3名,剩下的全靠社会招聘,如何可以吸引优秀的、现代不羁的年轻人在偏远地区稳定下来,我想不仅是塔须利乐爱心小学所面临的问题,更是全国众多的山村希望小学所面临的共同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1205

帖子

460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04
 楼主| 发表于 2014-8-12 09: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1_副本.jpg

还在想着刚才和孩子们及老师的对话,操场上响起音乐声。节目汇演要开始了啦!又遇见根呷老师,他告诉我这里平时没什么大型的活动,孩子和家长们除了寺院的法会,整年最盼望的就是儿童节,可以看到很多节目。老师带着孩子们为了整个节目汇演忙碌了一个月多,制作服装、道具,好多孩子兴奋得凌晨三点就起床,一大早就跑到学校等着老师一一为他们化妆、换上演出服。有的孩子甚至和老师说,晚上不洗脸了,这样第二天还是美美的妆容,哈哈,太可爱了!

4_副本.jpg

开场,孩子们表演了藏族舞蹈锅庄,别看他们只有一年级,节奏绝对踏的准哦,舞动的衣袖,热情的旋律让我们不禁跟着摆动起来。诗词朗诵、独舞、独唱、合唱,节目整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甚至还有劲舞《江南style》,惊喜一个接一个,大家都看得目不转睛。印象深刻的还属情景剧《吞弥传》。吞弥•桑布扎是吐蕃王朝赞普松赞干布(617—650)时七贤臣之一。官至御前大臣。曾奉命带领16名藏族青年,携许多黄金,坚持前往天竺,拜师访友,受业于天智狮子和婆罗门利敬,学习古梵文和天竺文字。敬重佛法,精研佛学。

3_副本.jpg

他在天竺学业期满返藏后,根据藏语实际,从梵文的26个元音中挑出(i)(u)(e)(o)4个创制了符号式的藏文元音字母。又从梵文34个辅音字母中,取掉了5个反体字和5个重迭字,又在辅音字母中补充了元音「啊」字,补充了梵语迦、哈、稼、夏、恰、阿(音译)等6个字,制定出4个元音字母及30个辅音字母的文字。又根据梵文兰查字体创制藏文正楷体,又根据乌尔都字体创制草书体,被藏族人民奉为「字圣」。

2_副本.jpg

他创制藏文后又著有《三十颂论及相转论》即《文法根本三十颂》、《文字变化法则》即《文法性别用法》等语言文法著作8种,今幸存《三十颂》和《性入法》两种,既是最早的藏文文法经典,又是今天必读之教科书。吞弥•桑布扎不仅在语言学、文字学和文法学上颇有建树,独树一帜,同时还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他翻译了《二十一显密经典》、《宝星陀罗尼经》、《十善经》、《般若十万能颂》、《宝云经》、《宝箧经》等二十多部梵文经典,开了藏译佛经的先河。有很多译经后来被人收入在《大藏经•甘珠儿》中。译自天竺、汉地、尼婆罗、克湿弥罗和于填等地的佛教经典著作和各种文化论著被译成藏文,使之成为藏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基础知识。

佩刀的大臣、向皇上敬献哈达、前往天竺学习藏文的过程被孩子们演绎的非常传神,前面在那间教室看到的硬纸板制作的帽子就是这个节目用的,孩子们的脸上还画着小胡子,虽然之前对吞弥的事迹不是很了解,看着孩子们的藏文版表演也能猜出一二。这个节目引得老师、家长、孩子们连连叫好,大家鼓掌鼓的手都麻了。

太阳出来了,藏地和上海有2个小时的时差,虽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天还是很亮,孩子们编排的节目因为早上下雨的推迟还有一半未表演,校长和师父商量后决定,为了不让孩子们扫兴,明天早上继续让孩子们表演节目。今天的活动是结束了,可是孩子们啊,家长们啊,还意犹未尽的不愿离去,家长们三三两两的坐着聊天,孩子们在操场上疯玩,老师放着一些藏族流行乐带着孩子们一起跳舞。夕阳西下,我站在操场上,望着这番其乐融融的场景感慨万千,这不仅是一所学校,还是村子里的文化场所,带给这个西部高原的偏远山村无限的希望和美好的未来,终于彻底明白,当初克服重重困难,不惜变卖所有家产建设这所小学的活佛,那坚毅眼神背后的深弘大愿。


晚上回到寺院内的小楼,索南师父又开始辛苦忙碌,张罗大家的晚饭,夜深了,我们回房间休息,留在这里照顾我们的索南师父今晚睡在厨房的一角,互道了晚安,角落里索南师父开始念诵今日的晚课……卓玛、芭比和我三个人一个房间,舒服的盖着师父专程让人送来的新被子和毛毯,伴着狗叫聊着师父这些年的辛苦不易。藏地的夜晚空旷宁静,不知这风雨飘摇的夜晚,睡在帐篷里的师父一家人可会冷呢?

一早,想去新经堂看师父们早课的大伙都起来了,下楼时候遇见提着两大桶水的索南师父,这没有自来水,所有的用水依靠小楼后面挖的一口水井。水无污染,但杂质较多,这次岛哥和仁增师兄特意带来六套全进口的滤水器,供养师父们。


水_副本.jpg
饮水器_副本.jpg

新经堂内师父们正在念诵,一旁的八供早已整齐摆放,法鼓声、磬声和念诵声和谐完美融合,新经堂的角落,堪布师父正在抽查小师父们背诵经文。环顾经堂,佛像庄严,供台上的朵玛等供品丰富美丽,可与之反差明显的是经堂的柱子、顶棚,因为资金问题还没有彩绘。为了不打扰师父们的早课,大家礼拜后就退出了经堂。一位提着酥油茶的师父从大寮内出来,引发了我们的好奇心,大寮内共有三位师父负责,每日清晨,他们都会烧好酥油茶去经堂行堂。酥油茶内放了糌粑,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巧看到酥油茶的制作过程。师父站在灶头上,一遍遍的用大勺把锅里的酥油茶不断舀出再从高处倒下,有点像印度的拉茶。这活看起来好玩,实则非常考验人。佛门里有句话叫“大寮里面出祖师。”学诚法师说过,大寮做好饭菜,让大众吃了后身体更艰苦,能够有充沛的精力、调适的身体去认真修行,有很大的功德。这里人多、事多、境界也多,提供了历事练心的最好机会。面临境界的时候,烦恼、习气才会显现出来,才能看见它,运用佛法去净化它。在大寮里也可以静中修,如烧火劈柴,古代祖师有烧着烧着就开悟的。

经堂_副本.jpg
经堂1_副本.jpg
经堂2_副本.jpg

新经堂修建在山坡上,视野开阔无比,今天天气非常好,清晨的彩云、在云朵下变换着色彩的山川河流、神山上舞动着的经幡、远处村子里袅袅的炊烟,喇叭中放诵着的莲师七句祈请文组合在一起,那么心旷神怡,此刻,我们谁也没说话,静静的站在经堂的台阶上,看着这一副绝美画卷。

经堂白云_副本.jpg

这一世
我们在红尘中轮回颠倒

来生
与您相聚在莲花盛开处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

主题

1205

帖子

460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04
 楼主| 发表于 2014-8-12 09: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课结束,慈悲的贡呷师父忙碌中还惦记着我们,因他有其他事务忙碌,特意安排了索南益西格西陪同我们参观寺院。大家提出供僧的想法,索南师父便带着我们去新经堂、老经堂、流通处等地一一供养。

师父和格西_副本.jpg

经过几年的扩建,寺院的新经堂、僧舍、玛尼堆、解脱大白塔已建造完毕,贡呷师父还在玛尼堆旁发愿建造了2个大转经轮,一个为智慧文殊转经轮,另一个则装藏了普贤行愿品、心经等殊胜经文,转经轮旁还有师父特意开辟出来的供灯供水台,不过也因为资金问题,未建造完毕。解脱大白塔内则装藏有阿秋法王的舍利。围绕玛尼堆的外圈还建好了小的转经筒。一旁还堆着大量的玛尼石,索南师父介绍道,这些是新刻的甘珠尔,工匠们就住在旁边的帐篷内,日复一复的刻着。卓玛传神的说:“师父说过,风吹过玛尼石和经幡,水流过玛尼石,那是风儿和流水在吟诵。”多么美的话语啊,大家听罢会心一笑。

就在参观之际,我们遇见很多村民在转绕玛尼堆,全民信仰的他们,用念诵和转绕开始一天的新生活,风雨无阻。虽然我们语言不通,但微笑是最好的沟通方式,大家互道一声扎西德勒,阳光洒满心间。

玛尼堆_副本.jpg

第一次来这么高海拔的莲花和小美,在山坡上走走停停,不太懂汉语的格西微笑着示意我们稍作停留等等他们。穿着一双拖鞋来去自如,走到哪都拿着一把红伞的格西顺势坐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跟着坐下的索南师父也顺手拔了一根青草衔在嘴中。这个场景何其熟悉,2009年,第一次进藏地的我,被师父带着去神山转绕,休息的时候,师父也是潇洒席地而坐,手中握着弟子供养的鲜花,有一种气势磅礴的庄严之美。


老经堂内,格西带着我们敬香、供灯,一一为我们讲解墙壁上的唐卡,索南师父给我们翻译。墙上画着宗喀巴大师带领八大弟子成就的唐卡,据说这五幅唐卡为当年建设经堂时被请来的画师在梦里看到的。还有描绘着释迦牟尼佛传法的唐卡。格西在介绍释迦牟尼佛唐卡的时候为我们详细讲解了每日修法时应注意的观想及方法,虽然索南师父的翻译水平也较为有限,但大家通过手势、几个词语的猜测也沟通无碍,格西为我们献上了辩经大法会时经过几千僧众念经加持过的哈达,此哈达有别于常见的八吉祥哈达,上面印着吉祥天母的种子字,格西叮嘱我们回家可将哈达挂与家中高处,可保家里吉祥安乐。

吉祥天母是历史悠久的塔须寺的重要护法,在经堂内供有她的唐卡及佛像,她为主宰三界众生之大佛母、也是大护法。具有广大的悲心和功德,是消除众生苦难、邪魔和病难的佑护者,是修行无上佛道的好助伴。在她的佛像前,格西让我们认真发愿,内心想着要为众生的解脱好好学佛,如果我们的愿力清净,凭借吉祥天母的无边加持,我们一定可以遣除障碍,修行成就。随后,格西和索南师父一起念诵吉祥天母祈祷文,并为我们一一加持。当格西的双手捧着我的头给予加持的时候,不知怎么泪水无法抑制的流出,脑子里迸出一句话“我们可怜的只剩下一点点钱了。”很多时候,我们带着功利心和自以为是做了所谓的功德,以交换的心态祈求佛菩萨的加持,如若自己的所愿未达成,就从内心怀疑三宝的加持和力量;我们盲目的追求所谓的幸福,为了抓住所执着的外相而不断造业,却离真正的幸福越来越远。我的大恩上师嘉绒郎智仁波切曾对我说过:“学佛学的好,会越来越快乐。”我想,这真的可以成为我们学佛是否下功夫的评判标准。工作、生活中,面对外境的每一个起心动念,如何将烦恼转化为菩提,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实际问题。


格西照片_副本_副本.jpg

感受完老经堂的静谧加持,格西招呼我们去他的僧舍做客,做了个喝水的手势,时髦的说coffee,大家快乐的一同前往。此时,贡呷师父仍在忙碌。僧舍也是这两年造起来的,不大的房间格西收拾的格外整洁,睡觉的地方小小的一块,大部分则为佛堂,墙上还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了一些藏文。索南师父告诉我们,有空的时候格西会招呼寺院的小僧人来家里学习经文。


会客区域的桌子上,随便摆着2张格西在印度所考取的证书,我们拿起来研究,不过上面的英文实在太专业,没研究明白格西所考取的到底是怎样的证书。索南师父很神奇的把别人供养给格西的雀巢速溶咖啡冲出了现磨的味道。我们仍然汉语、藏语、英语、肢体语言混搭在一起交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大家喝喝咖啡,一会好奇的提问,一会哈哈大笑,蓝天、白云、青草地、美丽的花朵,自在的时刻,如果可以,真希望时光停留在这一刻……


格西_副本.jpg


午饭时间,忙碌了一上午的活佛赶来和我们见面。说实话,这次大家来一则是看看学校的变化,二来主要想亲近一下师父。可是他那么忙,寺院里、学校里、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他张罗,所以留给大家的时间就非常有限啦。而且面对我们,师父就又恢复了少言寡语的状态。我和师父开玩笑,如果可以把在学校演讲的无碍口才拿出一半来和我们交流,大家肯定非常的满足。

离别的时刻越来越近,百忙之中,师父腾出时间带我们去大经堂念经加持。大经堂内,格西和寺院的另一位活佛在等着我们,师父们铺好藏毯示意我们一起坐下。开始之前,师父看着大家认真的说:“回到城市,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每天为了众生念一点经,在这里,我和格西一起为你们加持,愿大家吉祥,修行进步。现在你们心里想着众生,会念的跟着我们一起念。”师父们为我们念了二十一度母、心经除障仪轨及大白伞盖等经文做加持,最后满了芭比的愿,为她授了三皈依。还结缘给大家金刚结、甘露丸、辩经大法会期间所制作的四臂观音修法唐卡及藏香等加持品。

恩师曾说过“活佛都是有任务而来的。”每一位师父都用他们的点滴行持展现给我们看如何将佛法生动的带入生活,并且帮助身边的人。越野车在山中穿梭,短短两日的行程,内心收获却满满。破旧昏暗的经堂、颠簸泥泞的道路、物质生活的匮乏和师父们、村民们的快乐笑容形成鲜明对比,在帐篷里一住四年的活佛一家人、穿着拖鞋的格西所展现的随遇而安的自在、发自内心的快乐是身在红尘中的我们所渴求不到的。愿我们早日升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


此次特别鸣谢:
白玛央宗(瓜瓜)师兄维妙维肖的美文
小岛师兄和瓜瓜师兄提供的实地照片
小岛师兄和仁增嘉措
师兄等供养的净水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塔须寺论坛  

GMT+8, 2018-12-11 21:01 , Processed in 0.47838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